您现在的位置新闻发布会策划首页>>娱乐新闻>>正文

                  导演带队-就是纪录片《长江之恋》的拍摄缘起

                  高云翔庭审落泪

                  《長江之戀》將今日長江的壯闊之美悉數採擷,把長江守護者身上的情懷、執著、堅守傳播開來,為更多人所知和傳承。自然界的和合共生、人世間的相依相伴,是對新時代生態長江的生動寫照。

                  啟思李逸說:「用紀錄片的形式來呈現新時代的長江,是時代賦予當代紀錄片人的使命。」

                  《長江之戀》總策劃、SMG紀錄片中心主任李逸表示:「作為紀錄片中心組建以來推出的第一部大體量作品,我們舉全中心之力保證這個重大項目的圓滿落地和呈現。在創作人員、拍攝設備、資源調度各方面調配上積極作為、全力保障,用紀錄片人的鏡頭記錄下了長江兩岸古風與今韻交織、保護與發展並進的時代圖景。」

                  第三集攝製組陳琳帶隊在湖北拍攝二十余天,克服長江灘涂淤泥的重重險阻,拼搏到最後一刻。

                  第四集導演劉瑋帶隊的攝製組則深入瀟湘大地,記錄洞庭湖邊的生態保護協會的志願者們。當時正處於洞庭湖血吸蟲高發期,攝製組的成員們穿上雨鞋,套上救生衣就隨船深入湖中央開始了拍攝。

                  砥礪同樣讓人感動的,還有隱於鏡頭背後,砥礪前行的紀錄片人。面對這條中國最長的河流,面對只有短短數月的製作周期,《長江之戀》的8個攝製組做好了行萬里路的準備。

                  《長江之戀》全部採用4K拍攝,並採用了阿萊頂級攝影器材,在視覺上力求呈現最美的「長江之戀」,為當代中國積累、保存真實、珍貴的影像素材。在前期策劃時,節目組針對紀錄片的預設結構設計了特別的拍攝模式,拍攝被分成故事、採訪和空鏡三大塊,並分別制定了最佳的拍攝方案。

                  第二集導演董玲俐帶隊前往攀枝花拍攝時,五六月的氣溫一度高達40度以上,攝製組不少人都晒傷了。

                  長江,漱冰濯雪,一路奔涌,在沿岸地區孕育出萬千氣象。長江的守護者,十年一日,攻堅克難,為守護母親河奉獻己力。而《長江之戀》的紀錄片團隊,跋山涉水,砥礪前行,記錄下了一條河和一群人的故事,在熒屏上鋪展開了一副生態長江的斑斕畫卷。

                  合力的托舉,是「母親河子女」對長江的善意和敬意。在《長江之戀》里,紀錄片人、長江保護者、長江沿岸各省市的人民,以「母親河兒女」的同一身份,譜寫下了一曲新時代的長江戀歌。

                  經過反覆的試驗,節目組做了一個大胆的決定,最終採用ARRI Mini作為空鏡組主攝影機,同時拆除空鏡拍攝不需要的所有附件,在保留精確操控的前提下最大限度地降低重量,ARRI攝影機史無前例地加入了紀錄片拍攝,記錄下這條中華民族母親河的壯闊之美。

                  第六集導演王向韜和史嘉年則一次次帶隊登上崇明島。在大都市的邊緣,和水利工程師們一起在濕地里徒步前行,雖然道路泥濘,但扛着機器舉着話筒與他們緊緊相隨。

                  為此,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央積極部署實施長江經濟帶發展戰略,其首要之舉就是生態修復、生態保護。幾年過去,「長江病」的醫治可有成效?是否實現了綠水青山和金山銀山的共贏?這,就是紀錄片《長江之戀》的拍攝緣起。

                  驚艷除了人與長江的鮮活故事,《長江之戀》在視覺效果上同樣令人驚艷。

                  除此之外,曾為紀錄片《法門寺》《大秦嶺》《習仲勛》創作音樂的張大為和為熱門劇《長安十二時辰》作曲的趙亮棋攜手為紀錄片《長江之戀》創作了近60段音樂,這些音樂很好地描繪了長江作為中華民族母親河的身姿、表情、精神和氣魄,以及兒女們的萬般情感。而由國家一級指揮孟大鵬帶領的中央少年廣播合唱團則再一次演繹了《長江之歌》,當天籟之聲作為片尾曲餘音繞梁之時,更增添了一份戀戀深情。

                  2019年,由上海廣播電視台紀錄片中心派出的8個攝製組,沿着6380多公里長江溯源而上,輾轉10萬多公里,用鏡頭記錄下生生不息的江水、河流孕育的生靈以及世代守護長江的芸芸眾生。

                  長江的源頭三江源地區,拍攝第一集《溯源大江》時,突如其來的高原反應讓攝製組始料未及。導演董潔心、主攝影朱騫第一天發生了頭疼頭暈的癥狀,大家吃下些抗高原反應的藥物,隨即投入了緊張的拍攝工作中。

                  這個攝製組由SMG紀錄片中心製作部主任、著名紀錄片攝影師柯丁丁和空鏡導演陳釗帶隊,8人組成,攜帶超過200公斤的設備,從上游的金沙江,一直拍到了崇明的入海口。

                  聚焦「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的新思路、新做法,《長江之戀》從人物、細節入手,力圖展現人們與長江相親相依的故事和情緣。「過去幾十年,長江多次出現環保危機。這部片子就是聚焦大保護政策下,長江發生的日新月異的變化,以及中華兒女如何反哺母親河的故事。」《長江之戀》製片人、總導演劉麗婷如是說。

                  9月30日消息:繼《話說長江》、《再說長江》后,長江系列紀錄片再次進入到大家的視野中。此次,紀錄片《長江之戀》作為國家廣播電視總局重點扶持項目,由上海廣播電視台牽頭,聯合長江經濟帶11省市衛視,聚焦新思路、新做法下的新長江,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獻禮巨制。

                  金沙江邊,昔日的趕漂人嚴梁和他的6000多個同伴,放下撬桿,拿起鋤頭,踏上了「為綠色而戰」的天然林保護之路。

                  從這個意義而言,《長江之戀》記錄了長江的過去,見證着長江的當下,也必將為長江的後世發展留足伏筆。

                  緣起「長江病了,而且病得還不輕。」第一集《溯源大江》的開頭,一幀幀客觀冷靜的新聞鏡頭,向觀眾展示了長江曾經面臨的洪水泛濫、藍藻爆發、物種瀕臨滅絕等生態困境,也道出了「治好長江病、守護母親河」的迫在眉睫。

                  銅陵市大通鎮,張八斤和他的同伴守護着正瀕臨滅絕的江豚,呵護着長江的水生生物……在《長江之戀》的鏡頭裡,一群各行各業、不同身份的「長江守護者」,給予長江深沉的愛、堅實的守護。為了給長江沿岸這些變化和故事尋找理論支持和學術背景,主創團隊走訪了近百位水文、水利、地理、氣候、動植物、歷史、經濟、人文等方面的專家學者,包括十幾位中國科學院、中國工程院的院士。

                  李逸說:「隨着攝影技術的發展,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拍攝視頻。而我們作為一個歷史悠久的專業紀錄片隊伍,更應該在技術和藝術兩方面都做到極致。對《長江之戀》這部紀錄片來說,尤為如此。」

                  值得一提的是空鏡拍攝團隊,它包含固定機位、手持穩定攝影機、電控逐格攝影和無人機,是所有八個攝製組中規模最大的。

                  守護沱沱河畔,吐旦旦巴大學畢業后回到長江源頭三江源地區,開始保護環境和野生動物的事業,最終得到了斑頭雁數量增長喜人的溫暖收穫。

                  但是,除了呼應時代、挖掘內核之外,《長江之戀》更有一個願景,那就是啟發觀眾對人與自然關係的思考——人類和自然將以何種姿態攜手走向共同的未來?

                  從曾經的經典紀錄片《話說長江》《再說長江》到如今的《長江之戀》,人們對於長江生態建設的理念發生了轉變,長江流域沿岸地區也早已舊貌換新顏。

                  第五集導演張艷芬帶隊跟着「江豚爸爸」張八斤來喂江豚,攝製組在獨木舟上,既要拍到好的故事,也要保持船的平衡。蚊蟲多得也令攝製組出乎意料,但是面對着拍攝人物,大家彷彿也找到了那片靜心與初心。

                  劉麗婷說:「從洞庭湖畔保護江豚的漁民,到長江灘頭拉縴的船夫,再到為上海市民謀福祉的水利工程師,一路走來,這些平凡的人,數十年如一日地守護着長江,也帶給了我們最深的感動。」

                  我們都是河流之子。長江這條母親河,值得社會各界的合力呵護。李逸介紹說:「國家廣電總局、台集團領導高度重視《長江之戀》創作,多次召開協調會指導部署,在以紀錄片中心為主力創作力量的基礎上,12省市衛視台在拍攝和資源調度上給予了很大支持。」

                  今日关键词:长沙塑胶人工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