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闻发布会策划首页>>社会新闻>>正文

阿里互联网-阿里健康K线图,来源:富途牛牛  至此,经过三次持续的注入,天猫体系内的大健康领域的类目都相继注入了阿里健康(241.HK)中,作为核心医药电商平台,在市场上有着较强的资金认可度

德国财政部长自杀

在線問診、醫藥電商等業態都滿足了患者急切的醫療需求,也帶動相關板塊的表現。概念股很多,但行情的主心骨就只有兩個,兩大核心標的都在港股上市:平安集團旗下互聯網醫療平台平安好醫生(1833.HK)以及阿里巴巴集團旗下醫藥電商平台阿里健康(241.HK)。

結語:2019年11月24日,全國醫保電子憑證發佈式在山東省濟南市舉行。醫保電子憑證是全國醫保線上業務唯一身份憑證,即日起在河北、吉林、黑龍江、上海、福建、山東、廣東7個省(市)的部分城市將陸續開通使用。這意味着今後全國參保人可以「看病不帶卡,只用醫保碼」。

風險提示:上文所示之作者或者嘉賓的觀點,都有其特定立場,投資決策需建立在獨立思考之上。富途將竭力但卻不能保證以上內容之準確和可靠,亦不會承擔因任何不準確或遺漏而引起的任何損失或損害。

前文提及的指導意見中明確:參保人員憑定點醫療機構在線開具的處方,可以在本醫療機構或定點零售藥店配藥。探索推進定點零售藥店配藥直接結算,按照統籌地區規定的醫保政策和標準,分別由個人和醫保基金進行結算,助力疫情防控。鼓勵定點醫藥機構在保障患者用藥安全的前提下,創新配送方式,減少人群聚集和交叉感染風險。

醫藥電商的政策紅利才剛剛開始兌現,不管是長途配送的倉配模式,還是短途配送的外賣模式,只要能納入醫保的大體系中,都有無限的想象空間。平安好醫生也有一部分醫藥電商的業務,但是市場相對更認可更有電商基因的阿里健康作為醫藥電商的龍頭,恰好疫情期間阿里健康又有一次優雅的資本運作。

這次疫情,生鮮需求的線上遷移路徑就非常明顯了,要麼就是以超市門店+短途配送的盒馬(超市)模式,要麼就是前置倉+短途配送的每日優鮮模式,本質上都是要靠:線下備貨+短途配送(1小時),來滿足用戶隨機性強、時效性強需求。

互聯網醫療,特別是輕症、慢病的網絡問診在此次之後不僅產業邏輯理順,政策配套也落地,未來的發展值得持續關注。

回看疫情的防控過程可以發現,在這次防疫中,公立醫療體系作為核心的救援力量體現出非常強的戰鬥力,全國範圍內的醫療資源調度也只有公立體系可以支持。可以預期,疫情過後,公立醫療系統應該重回做大做強的趨勢;與此同時,強三甲、弱基層的弊端也凸顯,疫情過後,分級診療應該也會大力推進。綜合來看,政策方向大概率應該是:公立為主+分級轉診。

二、醫藥電商加速落地由於疫情期間的居家隔離,不僅在線問診就會產生處方需求,曾經的線下賣葯需求也強制的遷移到線上。傳統的藥品的主流流通體系是:葯企—流通公司—終端(醫院、藥店),雖然藥物是標品,看起來很容易電商化,但是綜合來思考,在電商的領域里,比較類似的品類反而是:生鮮。

阿里健康(紫)、平安好醫生(橙)走勢,來源:富途牛牛  此前,在線處方、網絡售葯、醫保支付等監管政策都是相關業務落地的掣肘。文件的出台階段性的打通了行業發展的任督二脈,假如疫情期間政策試點平穩可控的話,對後續的政策長期執行有及其正面的影響。

在疫情防控期間,由於醫療資源傾斜防疫疊加居家防疫減小外出,大量非疫情相關的醫療需求都受到影響。此時,互聯網醫療實時在線、非接觸式服務的優勢就凸顯出來,疫情期間,各大互聯網醫療平台也大力參与防疫工作。

  在线医疗(网络问诊)则是尝试通过另一个维度来解决分级诊疗的首诊问题,因为通过互联网平台整合医生资源可以打造头部医生的概念,解决患者信任问题,以此吸引患者问诊,执业医师的首诊一定比患者的想象和搜索更有效率,进一步的诊断再分流到线下的医院。这样就可以大量分流门诊需求,形成网络基层服务。

雖說醫療資源不足是永恆的矛盾,從復旦大學醫院管理研究所發佈的《2018年度中國醫院綜合排行榜》中全國各城市入圍百強三甲醫院數量來看,北上廣無懸念的處於第一梯隊,第二梯隊就是武漢、西安、杭州、重慶,三甲資源相對充足的武漢都承受不住疫情的衝擊,說明只靠三甲是解決不了問題的。

雖然兩者都是標品,但兩者確是截然不同的類目:

2020年2月6日,阿里健康(241.HK)宣布以80.75億港元向母公司阿里巴巴(9988.HK)收購相關頻道品類的收益權,包含:1)天貓及天貓超市上的藥品(OTC藥品、處方葯)、特殊醫學用途配方食品;2)天貓超市上的醫療器械、成人用品、保健用品、醫療及健康服務及藍帽子保健食品;3)天貓國際的藥品(OTC藥品、處方葯)、醫療器械、保健用品、特殊醫學用途配方食品,以及醫療及健康服務。

第一波衝擊過後,在國家統籌下,全國各地醫療資源馳援武漢等市縣,逐步緩解當地的醫療供需矛盾,防控方式也走向聯防聯控,方艙醫院(輕)+小湯山(重)的分流模式讓各類患者得到相應救治,防控走向有序。

從平安好醫生(1833.HK)2019年報數據來看,關鍵的新變量是下半年推出的「平安好醫生私家醫生會員」,通過一對一專屬私家醫生(均來自平安好醫生自有醫療團隊的資深醫生)和全國排名前100家知名醫院的名醫組成的專家團,為用戶提供7x24小時在線問診諮詢、名醫二次診療意見、線下醫院門診就醫安排、健康管理、慢病管理等全方位的主動式醫療健康服務,不到半年實現會員產品收入超4億人民幣。

一、在線問診快速普及突發的疫情,給公眾健康帶來了挑戰。簡單的說就是缺醫少葯,具體說就是醫護資源不足,治療手段缺乏,整個醫療系統在信息不對稱的背景下打了一場無準備的硬戰。

大三甲是自我強化的,但分級轉診的基層醫療一直找不到比較好的解決方案,經過這次疫情的演繹,未來會出現一個可能的路徑:社區醫院(全科醫生)+在線醫療(網絡問診)。

接下來具體看疫情給行業帶來的變化。

3)配送限制,藥物雖然是標品,由於特殊性和安全性的要求,容錯率低,導致對物流配送有相對高的准入門檻,從而形成了以國內大型流通公司+醫療服務終端為主的現狀。

阿里健康K線圖,來源:富途牛牛  至此,經過三次持續的注入,天貓體系內的大健康領域的類目都相繼注入了阿里健康(241.HK)中,作為核心醫藥電商平台,在市場上有着較強的資金認可度。然而有趣的是,此次的注入,餓了么體系的流量依然在體系外,預期未來還會持續整合。

總體來看,此次政策範圍還是比較謹慎,即限制主體又限制病種,像平安好醫生的會員創新業務大概率不在此次醫保報銷口徑內,但毫無疑問這是個好開始,為後續打通更多主體和病種奠定基礎。

一個統一的支付賬戶體系意味着什麼,相信有互聯網背景的人都能理解其重大的戰略性意義,作為在線醫療行業的基礎設施,電子醫保憑證體系的上線為後續的行業創新奠定了基礎。

所以,醫藥電商的角度來看,藥店+配送(美團、餓了么等),前置倉+配送(叮噹快葯等)等O2O的解決方案迅速崛起,而這種模式的核心瓶頸是:運力。

新冠病毒傳染性強、重症率高,患者短期內指數級增長,信息不對稱又加劇了恐慌,大量的患者湧向了權威的三甲醫院。三甲醫院又是一個城市的醫療資源核心節點,遠超負荷能力的患者擠兌肯定會癱瘓當地的醫療系統。一旦核心節點癱瘓了,整個體系的運轉就會失控,就像銀行的擠兌、服務器的DOS攻擊,只要發生了,短期內是無解的。患者的擠兌和收治不及時又衍生出交叉感染以及重症發展的概率,進一步加重疫情。

這就導致了保健品和傳統標品一樣可以用遠距離的倉配模式來提供服務,傳統電商業態發展迅猛,而藥物由於需求的隨機性強、時效性強反而和生鮮電商的模型非常像。

  一连串动作后,阿里健康股价大涨。富途“牛牛圈”中有牛友发帖称阿里拆出“一小块”,就能搞出这么大动静。其他网友也发表感叹“这就是阿里的能耐”……

外賣興起之後,短途(1小時)運力的供給瓶頸被解決,生鮮、藥品這隨機性強、時效性強需求的電商化邏輯才成立,所以在這個大邏輯下,傳統的大型的連鎖又重新來到了新的十字路口,擁抱線上模式升級的迎來新的發展機遇,不懂變通的可能就會被競爭所淘汰,這一點看今年疫情下的超市行業差異極其顯著。

2)消費場景,保健品消費大多會提前規劃,囤維生素,可以理解,但是相信絕大部分人是不會去囤板藍根的,除了慢病患者,絕大部分藥物需求都是突發性的,需求是等不了配送的,這就決定了,傳統的電商遠距離配送是不現實的,即便是有城市的落地倉...

  时机、节奏都刚刚好。不得不说,阿里系的资本运作水平确实是高。

在討論清楚醫藥電商的問題之前,首先要釐清兩個近似的概念:保健品和藥品。

《意見》明確,對符合要求的互聯網醫療機構為參保人提供的常見病、慢性病線上複診服務,各地可依規納入醫保基金支付範圍。互聯網醫療機構為參保人在線開具電子處方,線下採取多種方式靈活配藥,參保人可享受醫保支付待遇。醫保部門加強與互聯網醫療機構等的協作,診療費和藥費醫保負擔部分在線直接結算,參保人如同在實體醫院刷卡購葯一樣,僅需負擔自付部分。

  前文提及的指导意见中明确:经卫生健康行政部门批准设置互联网医院或批准开展互联网诊疗活动的医疗保障定点医疗机构,按照自愿原则,与统筹地区医保经办机构签订补充协议后,其为参保人员提供的常见病、慢性病“互联网+”复诊服务可纳入医保基金支付范围。

1)處方需求,保健品是不需要處方的消費品,藥品是需要處方的限製品類(OTC除外),這就導致了藥物供給主體相對有門檻;

由於疫情了帶來患者需求端的倒逼,一份互聯網醫療關鍵性的文件終於落地了。

從醫院的收入結構中,門診其實是刷患者流量,真正的營收大頭是住院。以東莞頭部的民營三甲上市公司康華醫療(3689.HK)的2019中報來看,核心醫院單人次的患者門診開支347元,住院開支1.48萬元,這個收入差異已經是肉眼可見的數量級差異。三甲尚且如此,更何況是社區醫院的門診,說白了就是一個不賺錢的辛苦活,如何通過政策調動基層醫療服務質量和積極性,提高患者的認可度,才有可能讓分級轉診從願景成為現實。

平安好醫生K線圖,來源:富途牛牛  在富途「牛牛圈」中,就有牛友提到新冠肺炎疫情后,平安好醫生的平台訪問量達到11.1億人次,新用戶數量較疫情前大增10倍。經過疫情推動,在線問診正快速普及開來。

疫情對於患者醫療習慣帶來顯著變化,疊加政策預期的轉向,二級市場也提前做出了反應,通過梳理行業的邏輯之後,還是會發現在需求、流量暴增的背後,商業模式依然還沒有打通,如何與絕對的支付方醫保平衡好利益分配問題,才是這個板塊能夠走出長遠行情的根基,期待行業的後續表現。

2020年2月28日,國家醫保局、國家衛生健康委聯合印發《關於推進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間開展「互聯網+」醫保服務的指導意見》。

今日关键词:北京昨日新增2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