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发布会策划首页>>社会新闻>>正文

纳兰官场-这便是“清著名词人”纳兰容若的府邸

许志安演唱会遭嘘

案牘側畔,一台墨硯中墨汁未乾,筆中飽蘸墨色,彷彿納蘭容若的一腔心事,欲呼而不出。「我是人間惆悵客,知君何事淚縱橫。」曾幾何時,他也會拾起筆欲尋人傾訴,或是官場的無奈,或是妻亡的痛楚。曾有過幾位至交好友,與納蘭共同揮淚感慨,納蘭心事惟他知。可笑天意弄人,友人過世,他隻身在理想與現實間反覆磕碰,在人人夢寐以求的官場路上苦悶一生,鬱鬱而終。

堅守內心,獨散清幽。「冷處偏佳」。

一處三進三出的四合大院,這便是「清著名詞人」納蘭容若的府邸。

北京市第一七一中學初三(7)班 孫曼迪

真正的悲劇,是明知結果是場悲劇,卻除此外別無他選。

生於濁世,是為不幸;覓得知音,便是萬幸。「德也狂生耳。」

回首這段旅程,那層層青磚青瓦,那三進三出的四合大院,甚至是窗畔的那枝臨風獨開的膽瓶小梅,都化作行行鴛鴦小字鐫刻於我心頭。我不禁想:我于生活,何嘗沒有對風雅的嚮往呢?但總有太多讓人迷失自我的繁華縈繞眼前,唯納府上傳來的陣陣梅香,讓我神往納蘭容若的這份寧靜與淡泊。

叩門而入,淡淡書墨的氣息撲面而來。書房堆堆緗帙中,兩首《金縷曲》令我定睛。正是這個詞牌名使他于詞場初露頭角,亦是它使納蘭容若與德高之師、忘年之友顧貞觀相知相識。眼前紅箋與腦海中的詩句重疊,我彷彿看見了二人比膝而坐、投機洽談,彷彿看見了納蘭惟願拋棄烏衣門第的身世、與高山流水的知音同做狂放不羈瀟洒客的內心。

桌上半卷案牘未就,在窗畔一枝膽瓶小梅的幽芳中顧影自憐。陽光灑下,疏影橫窗。「別有根芽,不是人間富貴花。」納蘭容若一生,註定在官場度過,皇帝在上,文書在側。而自幼讀書,一路春風得意的他,卻毫不眷戀,甚至厭惡那些所謂功名。他將旁人視如珍寶的官職看得毫無意義,追求着詩酒天涯的縹緲理想,身於濁世,不改淡泊清高,用最真摯的心品味周遭一切事情,一切感情。

今日关键词:不再公布楼市均价